羣山中演出情景大戲
2020-10-23 10:00:38 [來源:湖南日報]     [作者:[作者:陳奕樊 殷映月]]     [責任編輯:[責編:姚茜瓊]]      字體:【菜鳥驛站香港自提點】

△ 10月19日,鳳凰縣麻衝鄉竹山村,“竹山花開”情景劇在村中劇院上演,吸引了不少遊客觀賞。 湖南日報記者 唐俊 攝

湖南日報記者 陳奕樊

大眾衞生報記者 殷映月

“戈澤表”,苗語裏是指“房子後面的山”。而鳳凰縣麻衝鄉竹山村,便是這苗語裏的“房子”。在綿延的武陵山脈裏,這個純苗族聚居村自明代建村,就坐落在一片翡翠綠中。

誰也沒想到,羣山中竟能稀奇地崛起一個竹山景區。

10月19日中午,在景區扮演“村主任”的吳旗榜才得空,領着記者探尋“保家樓”。“這就是保家樓。”吳旗榜指向立在100餘米半坡上的四層泥土寨子。仔細一瞧,還有數個放置步槍的小窗口鑲嵌其中。他興奮地説,現在村裏共有4個“保家樓”,是景區裏遊客們必看的項目。

竹山村的“保家樓”始建於20世紀40年代,在土匪來臨時,附近十幾户人都要到樓中躲避和反擊。“上世紀它為村民‘拼過命’。”吳旗榜望着斑駁的“保家樓”感慨,“沒想到現在它還能讓我們的錢袋子鼓起來。”吳旗榜一家人背靠着“保家樓”,從建檔立卡貧困户變成了村裏的“萬元户”。

村民們説,他們的房子都是一户幫着一户建起來的,凝結着苗人的魂。2018年3月,省文旅廳駐竹山村幫扶工作隊決心藉助保存完好的古村落,“以文化人、以旅興村”,不再讓村落風雨飄搖,守好村民的“魂”。

守“魂”不易。2018年6月,村民龍國文和同組數十名村民到村部規劃會議現場拍桌打椅,訴求只有一個:“遊客中心只能建在三組,否則誰也別想建成!”

會議沒法進行下去。當晚,工作隊隊長劉建軍找到龍國文談心,龍國文依然不平靜:“工作隊當初在我們三組劃了個‘圈’,準備將遊客中心放在這裏,但事實證明,你們跟那些村幹部一樣,喜歡出爾反爾。”他還説,三組有着保存最完整的村寨,工作隊不來,他們就自己獨立搞。

劉建軍曉之以理、動之以情:為什麼建在一組?旅遊中心要給發展預留空間,一組和三組同是竹山村,發展就要發展全村;為什麼不能搞獨立?獨立起來,一沒資金、二沒規劃,白白浪費了古村落資源。

還要繼續穩住“軍心”。工作隊讓龍國文和幾位村民代表參加規劃會議,詳細瞭解規劃進程。還帶領他們外出到山東、四川、貴州等地考察學習,拓寬視野。考慮到村民們對龍國文的信任,村裏還把龍國文選為村祕書。

竹山村建設大幕徐徐拉開。工作隊先後投入旅遊專項資金300多萬元,完善基礎配套設施;引入旅投公司,投入3000多萬元開發“愛在竹山”沉浸式體驗劇、“竹山鄉居”高端民宿羣等。村民們靠當演員、開民宿,人均年純收入由2017年的3200元增加到去年的12600元。

夜幕降臨,情景大戲“竹山花開”在村中劇院上演。這部今年國慶期間全新推出的舞台劇,由43位村民本色出演,在舞台上勾勒出一幅生動的“四季農耕圖”。現場,遊客們掌聲連連。“以前都是我們看別人的熱鬧,現在是別人來看我們的熱鬧哩!”在劇中表演拋秧苗、篩稻穀的吳芳開心地説。

【菜鳥驛站香港自提點】

新時代的守“魂”人

殷映月 陳奕樊

自明朝以來,竹山村村民便棲居在現在的村址。儘管朝代更迭,人員不斷出生和離開,但“一户幫一户”建起來的村落,始終如一地見證着村子的發展。

2018年3月,竹山村迎來了新的守“魂”人——省文旅廳駐村幫扶工作隊。

近3年來,工作隊扛住村民們的質疑和不解,一家一户悉心勸導,用專家培訓、開座談會、看電影等形式,改變村民傳統觀念。將“刺頭”龍國文發展成村幹部,讓唐麗喜等村民在自家辦起了民宿,使龍炳妹成為“網紅”講解員,還引進熟悉市場運作的鳳凰旅投公司,讓返鄉青年就業當演員……件件實事,不僅繼續保留了竹山村的歷史原貌,還讓更多返鄉村民加入守護村落的行列。

守“魂”不易。工作隊隊長劉建軍曾遭遇3次危險:第一次是剛進村寨時,突遇山體滑坡,差點砸中其車;第二次是在屋裏邊烤火邊給村幹部打電話,商討旅遊扶貧事宜,差點一氧化碳中毒身亡;第三次驚險發生在回村高速路上,因心憂扶貧工作,碰上突然變道車輛,差一點撞了上去……慶幸的是,三次都化險為夷。

劉建軍不後悔。他説:“扶貧路上一個都不能少,真正的扶貧是打造一支永不走的工作隊。”

國慶期間,竹山村接待遊客破1萬人次。

今日論點
深讀
經濟視野